骚!某公司雇我去别家公司面试,岗位职责是卖自家的软件...

全栈开发者社区

共 3069字,需浏览 7分钟

 · 2021-08-16

点击上方[全栈开发者社区]右上角[...][设为星标⭐]

点击领取全栈资料全栈资料

像我这样的开发者还有六个。

产品做好了该怎么卖,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是一个致命的话题。

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做大面积铺开的广告是理所应当的方式,人工智能时代,又出现了越来越多针对个人精准投放的广告。如果一个网游新作,玩家可能的充钱数是一百多块,在它的广告推送到你眼前时,背后计算的成本甚至已经达到几十块钱了。

但如果完成产品的是一个没什么钱的创业公司,那应该怎么办?他们想到了一个剑走偏锋的办法:去面试。

「NDA(保密协议)已经过期,我坦白了。」7 月 9 日,英国程序员 Terence Eden 说道。

这是他分享的一段故事:

几年以前,当我还年轻,你更年轻的时候……

伦敦的科技创业氛围如火如荼,我经营着自己的咨询公司,奔波于各行各业,试图在这个新兴的「移动互联网」浪潮中以专家的身份做点什么。一些与我合作的公司风靡一时,一些如今已经破产,还有一些…… 额,看起来有点不走正道。

几天前我在翻箱倒柜时发现了一份自己签过的旧保密协议,里面的公司早就解散了,保密协议也早已到期——现在是时候扒一扒这件事了。

一家科技公司,让我们称之为「Fronk」——让我来咨询他们正在启动的开发者倡导计划。你需要知道,当时是这类形式出现的早期,现在被称为 DevRel(开发者关系)的事物,过去只是一种由产品经理在会议桌上与其他几个经理交谈组成的形式。除了偶尔以免费披萨为动力的黑客马拉松以外,几乎没有针对个人开发者的工作。

这是他们的宣传套路——我保证没有夸大其词。我来复述一下我们之间的对话:

A:我们想聘请像你这样的人去其他公司面试。

B:你们想雇佣我,让我去参加其他工作的面试?为什么?

A:我们想让你在面试过程中宣传我们客户的产品。

B:那是你们的客户?

A:假设 AWS 想要给 InfiniDash 打广告。他们付钱给我们,让我们向大公司和初创企业宣传。

B:然后呢?

A:假设在面试过程中,你被问及处理困难情况的时间。我们希望你谈到使用 InfiniDash ,减轻了团队工作负担。

B:哦...

A:或者,如果他们要求举一个让高层领导信服某事的例子——你可以说你用了 InfiniDash,它是多么容易使用,所有高管都喜欢它。总之,大体就是如此。

B:好吧。但我没有使用 InfiniDash 的经验。那不会出问题吗?

A:我们只会在尚未使用我们客户产品的公司中为你安排面试。所以他们没有办法测试你是否真的用过这些产品。我们还会为你支付产品认证注册的费用。

B:你们要怎么给我找到这样的公司?

A:哦,我们与大量招聘顾问合作。每当有体面的候选人接受面试,他们就能获得报酬,所以他们给我们打了折扣。我们从我们的技术客户那里获得报酬。这是双赢的!

B:嗯…… 如果我面试通过拿了 offer 怎么办?

A:你绝对不能接受。告诉他们你已经在别处任职了。

B:这...... 怎么说来着,合理吗?

A:我们的投资者认为你不会在简历上撒谎。你不会接受一份不能胜任的工作。我们雇佣你之后,你没有固定薪资,但每面试一次,我们会给你固定费用。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把这些写在合同上。

我最终没有接受这份工作,因为自己当时非常严肃地对这种商业形式的道德与合法性产生了质疑。我也不认为它可以起作用,很显然风投机构也是这样想的。Fronk 支撑了几个月,我偶尔会在一些活动中遇见他们,后来他们就销声匿迹了。

但后来每隔一段时间,我面试的候选人开始她热情洋溢的介绍时都会提到以 JavaScript 重写了所有代码,是如何帮助他上一家公司扭转乾坤的。亦或是他们的前老板对于这些技术能做什么非常感兴趣。又或者如果不使用某某代码编辑器,某项工作是永远完不成的。

我不禁开始怀疑,Fronk 如今是不是还在某个角落暗中运营……

以上就是 Terence Eden 分享的故事的全部。有意思的是,这种事情还真不少。

我曾经面过一个在面试中表现出色的人,那人感觉更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销售,而不是普通候选人的面谈风格。

这位面试官后来查看了对方的领英主页,发现对方有一家咨询公司,与他最近一份工作是同时进行的。而对方最近的几份工作任期都少于 12 个月,还有几个开始 / 结束日期与简历中提供的内容不符。

出于好奇,面试官开始挖掘更多内幕。最终推断出,对方希望将自由职业作为主业,同时在好几个灵活或远程工作的公司得到全职工作,此外还在经营和建立自己的自由职业公司。这个人会尝试招募接触到的一些同事,成为其咨询公司「副业」的一员。

这样一来,每家公司都会不满于他的工作产出状态,然后他会转到下一家公司,继续远程领取福利和薪水,同时经营他的自由职业。

有个人过了 HR 面,但从我面他的第一个问题开始,这个人就把谈话内容重点转移成了宣传他在印度的外包团队,给我整得措手不及。我让这家伙聊了 5 分钟,然后打断他,并结束了一切。我笑了,HR 彻底尴尬了,派了别人来。

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顺着这个故事的思路,很多开发者认真回忆起了往事: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我曾经和一位自由职业者一起工作,然后与其他几位自由职业者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行动队」。他们中的一个人会去面试一份固定的工作,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后表示「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好多位,很乐意提供协助,但需要在团队合同的基础上。」

基本上,这个面试的人就是诱导对方将部分开发工作外包,有时候这个方法真能奏效,因为开出的外包价位非常合理,还能减轻自身团队繁重的工作量。

「用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吸引客户与资深的人合作,然后指派其他人来做实际工作,这就是许多著名咨询公司的运作模式。」客观地说,这不一定是件坏事,某种情况下可以称为一种品牌运营的模式。

每家公司都带着最优秀的 Team 去竞标拿下合同,之后会逐渐替换为雇佣成本更低的初级员工。在 IT 咨询或管理服务领域,这种现象比其他领域更常见。

曾在波音公司工作的开发者现身说法,表示这个操作太过真实:

这是我在波音 IT 部门工作时的经历。合同一签,我们就得到了最平庸的那批人。偶尔我们会发现一个好的乙方,一旦咨询公司发现这名员工很好,他们就会换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平庸的人,且换人时也从未给我们任何通知。

事实上,这种操作的背后有一个本质原因:外包价格真的很低

大公司利用自己的声望、体量等因素来压低供应商的价格,而咨询公司盈利的唯一途径就是雇佣便宜的员工。即便如此,其利润也是非常微薄的。

比如一些执行项目的刚毕业的员工们,他们会从这些工作中获得经验,有些人还会表露出不俗的能力。于是这些人开始要求升职加薪,而这些人力成本又不可能加在与甲方的合同金额里,最终只能重新招来一批相对平庸但便宜的员工。

说到底,像波音这类的大公司,为此类外包服务支付了多少费用?咨询公司连年亏损,而大公司最终得到了糟糕的服务,结果就是「双输」。

各位,你们在求职遇到过哪些「令人窒息」的类似操作呢?

觉得本文对你有帮助?请分享给更多人

关注「全栈开发者社区」加星标,提升全栈技能

本公众号会不定期给大家发福利,包括送书、学习资源等,敬请期待吧!

如果感觉推送内容不错,不妨右下角点个在看转发朋友圈或收藏,感谢支持。


好文章,留言、点赞、在看和分享一条龙吧❤️

浏览 30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
评论
图片
表情
推荐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