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波卡这一周,查看 Drama 事件当事人如何回应!

PolkaWorld

共 11705字,需浏览 24分钟

 · 2024-07-06

加入 PolkaWorld 社区,共建 Web 3.0!

这周不想写周报了,想总结下波卡社区如何看待这周的所有 Drama 事件,反正这个也是这周最大的新闻了。正好 The Kusamarian 组织了这周的 AAG 直播,很多社区活跃者发表了他们对这次事件和 Bountry 33(Giotto 提出的 marketing bountry)的看法!为了最大还原社区讨论的原文,PolkaWorld 这次在文字上没有做太多的圆润和重组,以便大家可以细细品味,特别是 Giotto 的部分。


好,开始围观吃瓜!



在飞机上做广告?老板觉得卖亏了?


Jose:我认为一些定价被严重夸大了,我们没有做尽职调查,为什么我们要在一队飞机上花钱?真的?我不理解背后的动机?


Jay:这是个好问题,关于在飞机上做广告的事引起了很多关注,那是多少钱?八十万还是一百万美金?


(提出在飞机上做广告的提案者)David: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和我的兄弟在意大利拥有一家私人飞机公司,所以我了解市场,知道这种赞助的价格,而且它们非常昂贵。而且我们正在谈判的公司,比如说,我们首先有每天有五千万以上的人在乘坐飞机看到 Polkadot,这是非常大的。而且还有超级明星,比如说,我可以透露这个信息,我们有史上最强的车手之一 Valentino Rossi 与我们的公司合作飞行。所以当你有一个超级明星,一个 DJ,一个足球运动员,拍个自拍,拍张照片,这本身就覆盖了他们要价的十倍。实际上这个提议的问题在于它太划算了,以至于我们公司的一些老板可能有点不高兴,因为他在考虑我们是不是谈了太划算的交易。我了解私人飞机公司,装饰私人飞机很昂贵,但回报是惊人的。


OnlyDeFiBoy:对不起,我会尽量保持我的批评到最低限度。我不会谈论飞机的事,我觉得那太荒谬了,这不值得我去讨论。我想聊聊 KOL 的事情,他们每条推文获得 24000 美元,而一个人利用五个不同的账号并从中获得超过 40 万美元一个人通过五个不同的替代账号赚取了这些钱。文档和资金追踪对我来说是可信的,我直接联系了 Lunar,但没有得到回应。我完全支持营销,我对我们将来应该如何做好营销有一些详细的想法。但事实是,这种投资没有回报。所以像把钱花在飞机上的这些事情,都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可以抓住的。



KOL 发一条推要 24000 美元?


Jay:我也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问题是,是否有人每条推文拿到 24000 美元,而且是否有多人使用多个身份获取这些资金?


Tim:大家好,我叫 Tim,来自 Lunar Strategy。我们是一家自 2019 年起就在该领域运营的 KOL 和加密货币营销公司。


(接着 bala 了一堆废话)


关于定价问题,在前 50 大生态系统中,我们过去至少与其中一些合作过。在顶级生态系统中,有两种不同的方式与 KOL 合作,所有生态系统都以各种方式进行这些合作。你可以以折扣价出售代币并设有锁仓期,然后 KOL 为其做营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支付了不同的 KOL,不是单个 KOL,而不是每条推文 24000 美元。我们合作的价格是市场标准价格,甚至是更好的交易,因为我们与顶级生态系统合作。关于发布的涉及五个不同 KOL 实际上是同一个人的帖子,那完全是荒谬的。在那些帖子中,他们提到的一些人是我们见面或通过会议交谈过并且在各种合作中一起工作过的人,很多 KOL 之间也会合作,讨论不同的故事,互相放大内容,因为这是提高互动的好方法。


Hope:那么我很好奇这些明星和飞机的自拍在哪里?我没有在社交媒体上没有看到。


David:抱歉,Hope,我想我们误解了。基本上,我提到的所有自拍和所有曝光的机会,这只是我的经验,但与这个交易无关。因为正如我提到的,我们老板他觉得他这个交易卖得太便宜了,涉及到太多飞机。所以活动还没有进行。


Punky:我有两点简短的评论。第一,我希望有人能更好地检查这些帖子的质量。比如,我们刚开始与 Lark Davis 合作时,他发了一条推文说他从 Kraken 提取了所有的 DOT。他展示了一个财务截图,但我实际上在链上追踪到他只从账户中移除了一个 DOT。


第二,我认为同样重要的一点是,XBT 指出 Lunar Strategy 正在与几个已知的骗子合作,这损害了 Polkadot 的声誉。所以我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Jay:关于这些帖子的质量评论。Tim,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Tim:当涉及到 KOL 和影响者时,有很多评估一个人影响力的方法。有许多工具可以让你了解有多少对冲基金和有影响力的人在关注某个 KOL。在评估 KOL 时,我们当然希望与影响力最高的 KOL 合作。与影响者合作的目标是讲述一个故事并放大这个故事。如果你有对 KOL 的反馈,你可以把它放在我们收集反馈的帖子中,我们会进行评估。如果发现是骗子,我愿意逐案探讨,因为这很容易。如果有影响者发布低质量内容或欺骗他人,那当然不是我们愿意合作的对象。



Polkadot 存在种族主义?


Souranb Niyogi:我认为有两个问题。你们都专注于支出方面,对于我来说,这是 AAG 上发生的所有事情的正常现象。这是支出的效率。但两个非常明显且截然不同的词是“跑道(runway)”和“种族主义者”。关于“跑道”这个词,我当时觉得,哇,甚至像 Alice and Bob 这样的生态系统代理人,他几乎是首席大使,也在使用这个词,这有点像一个奇怪的错误。我完全不知道这会爆发出来。不好我很高兴看到人们在生态系统内外的所有讨论,这真的很棒。所以我有点享受这种超出常规支出的争议,我想我们都已经对这些支出麻木了。


PolkaWorld 注:在商业和创业领域,跑道指的是一家公司在现有资金耗尽之前可以继续运营的时间。例如,一个初创公司可能会有六个月的“跑道”,意思是它们可以在没有进一步融资的情况下继续运营六个月。所以发言人认为跑道在这里的意思有点负面,认为 Polkadot 国库的现金流还剩下两年的使用时间是一种负面的消息传递。


然后是“种族主义者”这个词,我为 Gav 感到非常抱歉,因为我几乎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种族主义者。我觉得这完全是荒谬和不合时宜的。这来自一个平行链创始人。我真的很想批评他们一下。但关于整个亚洲的问题确实存在问题。我希望,Jay,你在亚洲有一个分身,在相反的时间做这件事,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Jay:是的,是的。我们以前有过几次这样的讨论,但还没有完全实现。尽管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这样的案例,有人提出的支出提案没有通过,然后他们开始使用这个词和其他词。这周我们就有几个这样的案例,并不是每个人都得到资金。Nick,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Nick:是的,只是一个简短的补充。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当攻击 Polkadot 成为一种潮流时,推特空间似乎试图将 Polkadot 拟人化为一个团队,这是一个大的误解。实际上这不是一个人或一个团队在决定,这是社区做出的决定。


Jay:Mark,你有什么看法?


Mark我和 Victor 谈过,尤其是在香港的 PBA 会议上,他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认为 Polkadot 从亚洲筹集了大量资金,但在筹集资金后并没有以同样的方式与亚洲人互动。当然,他可能忽略了期间发生的新冠疫情,这是真实的问题。而且确实存在距离问题,但我确信没有种族主义。所以他会说这样的话真是不幸。上一次 PBA 会议是在新加坡举行,东亚人参加得很好,还有很多南亚人,但特别是东亚人。这次治理尝试是你们进行的一项很棒的努力,这真的很重要。


我认为我们很多人都觉得缺乏问责制,缺乏能够执行提案细节的能力。所以我正在做一些事情。我邀请大家来布鲁塞尔和我一起喝啤酒,加入 Polkadot 问责和改进网络,这也许是一个“痛苦房间”,因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会是非常痛苦的。



因为 Astar 反对 Bounty 33,就把 Astar 移除营销叙事名单?


Jay:我们看到以前的公投中,Bounty 33 上一次充值没有通过。但现在有另一个充值提案正在进行,充值金额为五十万个 DOT。我认为现在大约有 52% 的人支持。另外,Astar 团队的 BLD 提出了一项提议关闭 Bounty 33 的提案,这引发了 Giotto 的行动,将 Astar 排除在营销叙事之外这是一个有趣的回应。Giotto,你打开了这个话题,这其实是相当大胆的。


Giotto:(好戏开始了,看 Giotto 是怎么正儿八经回答这个问题的...)总的来说,Astar 在 Polkadot 上一直不是特别友好或过于骄傲。他们也有点追逐叙事,所以这是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我们有 Plaza 即将到来,这将使 Astar 和 Moonbeam 变得无关紧要。总的来说,Astar 一直不是很友好,而 BLD 一直对 Polkadot 很有攻击性。例如,他一直在四处捣乱,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支持这种他的提案?因为 Astar 并没有真正反映出什么。所以我的想法是,最终当然是社区来决定要不要把哪些项目加入到营销叙事中。但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 Polkadot 作为零层,我们不能只是重复 Polkadot,Polkadot,Polkadot。我们必须谈论在 Polkadot 上构建的东西。但是我们必须特别选择项目。就像我们有一盏灯,但不能直接指向 Polkadot。我们想把它指向一些能够对 Polkadot 产生积极影响的项目。比如 Hydra,他们非常自豪能在 Polkadot 上。或者 Nova Zama,抱歉,Nova,不,Nova,随便,Nova,没错,是叫 Nova 对吧?或者我只是随便说的。随便,Nova Wallet,所以他们反映得很好。(Giotto 挺搞笑的,连项目名字都喊不上来,就说好...小编我不禁怀疑他是否真的了解 Polkadot 生态...


所以基本上,Polkadot Treasury 应该推广那些在 Polkadot 上构建并对其产生积极影响的项目。所以 Astar 并没有真正提到这个,我是说,他们并不(为自己是 Polkadot 生态项目)自豪。但是我也对 Moonbeam 做了一些探究,因为最终推广一些将要失去相关性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呢?因为很快一切都将围绕 Plaza 展开。Plaza 将成为 Polkadot 的代名词。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坚持推广一些将要变得不那么相关的东西。可能更好的是开始创造一些对 Plaza 的期待,Plaza 是 Polkadot 的未来,而不是谈论 Astar 和 Moonbeam,它们将失去一些相关性。所以这是多种因素的混合(才做出把 Astar 排除在营销叙事之外的决定)。我不会仅仅归因于这个(Astar 提出的取消 Bountry 33 的提案)事情。(小编觉得 moonbeam 在这里有点莫名躺枪...



申请 2.5 万美金做营销,不如直接冲到厕所?


Jay:Giotto,你对关闭 Bounty 33 怎么看?我们看到 Shawn Tabrizzi 在推特上发布了他的观点,他支持这个想法,至少是暂缓 Bounty


Giotto:我认为他是一个出色的工程师,但他在他的专业圈子之外发表言论。他对营销一无所知。我记得几个月前,可能是六个月前,他发表了一个评论,关于债务融资的,当时我们在要求一百万的营销资金,他说先从 2.5 万开始。如果有人说这样的话,显然他们对营销一无所知,因为正如 Tim 所说,2.5 万可能只是一个影响者的 10 条推文。所以是一样的,我是说,如果你的预算是 2.5 万,你可以把它直接冲到厕所里。所以 Shawn 对营销一无所知,他是一个很好的工程师。所以如果你相信你可以完全不做营销而成功。


我想在这里说一个重要的观点,Tim 是我们的见证。所以 Tim 不仅仅有 Paul,Tim 还有 Luna,Luna 不仅仅有 Paul 作为客户,还有更多。所以 Tim 知道两件事。第一是我们支付的是市场价格,也就是我们支付的是每个人都支付的价格。而且他知道每个链也都在支付营销费用,因为他们是他的客户。当然,他们不会公开披露,但他们都在支付,因为他们是他的客户。所以现实是没有一个链不在营销上花费大量资金,并且支付相同的价格。所以我想再次强调 Shawn 是一个工程师,他在他的专业圈子之外发表言论。


整个直播讨论到这里,小编已经觉得拥有 1600 万个 DOT 的 Giotto 真的是已经视金钱如粪土了,他已经不关注事情的问题是什么,解决办法是什么,社区的想法是什么,他只想把钱拿出来做所谓的他认为的“营销”,唯一能看懂的逻辑就是他认为别的生态也在做,所以 Polkadot 也要做。不知道是钱多人傻,还是我们这种小韭菜不理解有钱人的思维逻辑,因为我真的不懂他的逻辑是什么...甚至发布 2.5w 美金可以直接冲到厕所里的言论,且不说 2.5w 美金不是一笔小费用,就算是一笔小费用,这也是所有 DOT 持有者的国库,不是大户的国库,不是随便可以拿出来冲厕所和烧广告吧!





跟其他生态比,Polkadot 的钱花的少吗?


Jay:开放和透明,你能告诉我们 Polkadot 与其他主要网络相比花费了多少吗?不用具体说出其他名字,是更多?差不多?还是少很多?


Tim:这个问题是双重的,因为各个生态系统专注的东西不同。我知道有一些公开报告提到了前五大生态系统的支出,他们的做法也各不相同,其中一个重要部分是营销。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各种类型的建设。当涉及到其他生态系统和二层网络时,营销可以是激励计划,营销可以是空投。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来进行营销活动。如果我们赠送价值 2 亿美元的代币,那也是一种营销方式。所以作为一个生态系统,你可以采用很多不同类型的营销策略。我想有些人早些时候提到的是,作为悬赏项目,我们的目标是高效。我们在 AI 方面做了很多,因为 AI 是 Polkadot 的一个强项。现在我们也在加大对 DeFi 的投入,因为我们有 hydration 计划。现在有一个与 hydration 团队的推特 Spaces。所以关于营销,这真的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营销,因为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部署资金和增长。但最终,我们必须发展生态系统,这是我们全力关注的重点。如果你有任何反馈,请随时联系,我们可以围绕这个进行讨论。


这个 Tim 根本没有正面回答问题,扯一些没用的。


Jay:这不算是一个直接的回答,但你加了很好的细节。我们在聊天中看到 Mike 说 2022 年 FTX 的预算是 12 亿美元。Yanick 刚刚给我发了这个,Algorand 与无人机比赛的 1 亿美元交易,似乎相当奢侈...Yanick,你想补充点什么吗?



Yanick:我只是想说,尽管这周的前三天对我个人和许多其他生态系统代理人来说是相当漫长的日子,但我认为我们真的做得很棒。每个人都投入了战斗,把它变成了表情包。当然,人们对此感到愤怒,这是应该的,总有优化的空间,而且应该始终努力优化。我认为我们真的做到了最好,自从我加入生态系统以来,我从未见过 Polkadot 有这么大的关注度。当然,我们都希望能像 Solana 和 Ethereum 一样,但比起被遗忘,我们宁愿成为笑柄,展示我们也挺酷的,而不是像半年前那样被遗忘。所以,虽然媒体都在报道我们在赠送钱财,但我认为这与其他生态系统一样,大家都有这样的问题,我们昨天和过去几周的努力展示了很大的影响,我们需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建设。



这些拿了钱也没扑腾出什么效果的 KOL 是怎么选出来了?


Jay:Raul,为什么不帮我们用几秒钟总结一下整个对话?


Raul:实际上,我对营销策展人,特别是 Lunar 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今天和整个星期都在想这个问题,当我们读到报告并看到推特等内容时。我想了解当营销策展人选择或决定接触 KOL,影响者或他们用来推广生态系统的人时,Lunar 或营销策展人是如何定义目标的,并基于此定义要选择哪个 KOL 的,对吗?因为我认为 Solana 的 KOL 目标受众与 Polkadot 的受众不一样,对吗?所以我想知道你们是如何定义这个信息的目标,然后如何根据这个决定 KOL 的。我认为这是优化的关键,我不是营销专家,但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是如何定义的。


Tim:在一月初,当我们联系很多人时,他们说我们不想与 Polkadot 合作,那是在一月或十二月。现在,当我们联系不同的 KOL 和影响者时,他们非常高兴,非常开放。他们看到事情在发生。很多人也是 Phala 和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项目的投资者。所以现在,Polkadot 有更多的进展,人们对此感到兴奋。关于评估我们接触谁,我们当然试图找到最有影响力的人。有很多工具,比如 tweet scout 和各种工具,你可以用来了解有多少有影响力的人关注那个人。当涉及到 AI 活动时,我们专注于 AI 影响者,DeFi 活动时,我们专注于 DeFi 影响者。所以当然有不同的细微差别,我可以讲几个小时,但如果你联系我,我很乐意在 Telegram 上详细解释,如果你愿意的话。


David(搞飞机广告的那哥):让我快速补充一下。很多时候我看到一些严厉的批评,结果是人们只是误解了一些做法或事情。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声明,无论是我还是团队,我认为这适用于所有参与营销悬赏的人。我们总是乐意进行一对一回答问题,解释所有事情的理由。我想很多人可以证明我公开和私下都做过这件事。如果有人想进行一对一,我总是乐意进行一个专门的一个小时的通话,解释和带他们了解整个过程。因为最终的问题是,我们想要营销还是不想要营销?因为如果我们不想要营销,那好吧,我脱帽致敬,我们就不做营销。但如果我们想要营销,那么营销悬赏是最好的方式,因为你可以合约化,有人检查叙事,这样你就不会有像 Altcoin Daily 那样的愚蠢视频。你可以提交一个脚本,你必须批准它。然后你提交视频草稿,你可以检查和批准它。你可以说,你这里说错了,你需要修正它,你需要重新录制。所以问题是,我们想要营销还是不想要营销。我认为营销悬赏是最有效的方式。然后,我们能做得更好吗?当然可以。人类的每一天都应该比前一天更好。


Jay:我知道这是鼓舞人心的话(Jay 这会的内心应该是 呵呵 吧)。我想知道是否有一个 telegram 群组,人们可以在那里抱怨,解决这些误解,或者类似的东西,就像所有的 DV 都在设立的一样。


Yanick:有一个 Telegram 群组,有一个 Google 表单,我在那里接收投诉。有很多很多种方式,但直接向人们抱怨,通常会有人回答,然后你们就进入了对话。(这哥们的内心也是 呵呵 吧



总结


Jay:好吧,Saurabh,你会是那个帮我们总结这次对话的人吗?还是你会问另一个问题?


Saurabh:我认为 Giotto 几个月前提出的这个友好平行链的想法对我们来说将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管理任务。几个月前我做了一些推特广告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很难弄清楚谁是友好的,谁不是,以及一个特定平行链展示对 Polkadot 的忠诚度有多少。你会看到 Manta、Bifrost 和 Hydration 之间有各种不同程度的忠诚度。我们基本上要预期平行链不会那么忠诚,就像智能合约可以部署在很多不同的链上,平行链也会属于多个生态系统。我认为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人们会像 Tim 和我们这里的许多生态系统代理人一样,既对 Polkadot 非常忠诚,但也必须参与其他生态系统。所以我们必须作为一个社区来讨论这个问题,我认为这将是一个未来的开放话题。


Raul:这一周确实很痛苦,但这些报告是必要的。这些报告帮助我们优化开支方式和开支项目。还有一点非常非常重要的是,如果某些机制不起作用,也许我们需要改变它们。我相信 Polkadot 社区有能力在链上升级这些机制并使其工作。我们有能力使用集体和悬赏来帮助人们对他们的开支、开支方式以及开支项目负责。


我还想指出,正如 Alice and Bob 所说,国库在过去六个月里花费了 1100 万 DOT,但这并没有被诈骗。Polkadot 并没有被诈骗 1100 万 DOT。从这些特定的支出中,出现了很多非常非常非常好的团队和项目。仅举几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如 Snowbridge、一些资助的浏览器、开放源码的非托管钱包、Velocity Lab,以及他们在生态中所做的所有工作,还有所有的流动性提供者。这些事情对生态系统都非常重要。我们确实需要改进我们的开支方式,但 Polkadot 社区展示的透明度是前所未有的,其他生态系统应该向我们学习。


Jay:我喜欢这个观点!非常感谢,就像我本周早些时候在推特空间上说的那样,如果你把流动性激励、教育开发者和所有这些与开发和构建相关的不同部分加起来,这在过去六个月的支出中大约占了 54%,这远远超过了营销


原视频查看:https://www.youtube.com/live/K38dccT2jBc


还没看够吗?还可以再看看 PolkaWorld 的最新视频!



  • PolkaWorld Telegram 群:

    https://t.me/+z7BUktDraU1mNWE1

  • PolkaWorld Youtube 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PolkaWorld

  • PolkaWorld Twitter:

    @polkaworld_org


更多内容


Hydration:充满原生创新的波卡 DEX 龙头

Acala 联创分享其流动性层 Layer X 进展,并回应财务和 Kucoin 问题!

Agile Coretime 应该怎样合理定价?

关注 PolkaWorld

发现 Web 3.0 时代新机遇


点个 “在看” 再走吧!

浏览 49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
评论
图片
表情
推荐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