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厂调薪两级分化,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公子龙

共 1579字,需浏览 4分钟

 · 2023-06-20

周末和几位朋友吃饭闲聊,朋友A情绪不高,仔细一问,果然是工作上的事情。

年景好的时候,大家一般是不怎么愁工作的,东边不亮西边亮,大不了换家公司,大概率薪资还能上调点。但现在哪哪工作岗位都饱和,这个路子行不通了,大家期盼最多的就是,眼下的工作能够稳定、顺利一点,让自己平稳的度过经济低迷期。

但事实往往不如人意,各家公司的业务与经济戚戚相关,低迷时,想把业务做得出色,难度高了不是一星半点。

朋友A毕业后一直在鹅厂工作,92年生人,刚刚迈过了三十的坎,算得上一线老兵了。他自称技术水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等偏上的样子。

在组里待的时间长也有好处,这些年来来回回走了很多人,比他更资深的也所剩无几了,司龄甚至比组长还要多个两年,组里维护了一些历史遗留项目,文档并不健全,于是他成了一个活字典,线上出了小问题,基本都会来请他排查,长此以往,也就成为了大家眼中靠谱、重要的角色。

尽管如此,实际工作上并不是太顺意。新的业务重要度不高,做起来还很难推进,没有太多起色,本身他也是偏业务的程序员,技术深度上一直没有深研,这就导致了很依赖于当前的环境,这一点无论是他,还是领导,都是心知肚明。

所以想要跳槽,可能没太多功底,同时呢,这个部门目前的不少业务还挺依赖他,还算稳定,不用担心被裁退的问题,就暂且待着。

前几年业务挺好的时候,加上刚毕业,起薪不高,所以升职加薪比较快,现在已经有两年工资没有变动了,给了一些期权股票奖励,看着波动较大的股价,他无奈的摸了摸所剩不多的头发。

他说,现在部门里,涨薪分化很严重。整体的涨薪池,规模相较前几年已经萎缩很多了,很多大厂已经取消了大面积的普调,将有限的资金,用来奖励少数人。

以前是优秀者普调系数高一些,调薪普遍的,都能来个8%~10%,你好我好大家好。

现在呢,表现普通的,普调没有或者非常少;表现差的,年终奖系数砍半;表现优异的,普调的结果甚至会超出个人预期。

主体思想就是,把钱集中起来,稳住那批技术核心。那才是难以招聘的人才,而普通人呢,市场上一抓一大把,更何况现在裁员的企业不少,不用担心供给。

一句话总结,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随着年龄的增加,加上双方父母催婚催孩子的压力,他不由得开始考虑其以后的生活,焦虑感与日俱增。

眼下,他的计划是,把手头的核心业务认真梳理一遍,从中抽出让人感兴趣的技术板块,自己花点心思深究一下,这样从业务、到技术方案,能够理出一套让面试官感兴趣的故事,以便跳槽时抬高身价。

不得不说,这是个明智的选择。毕业这么多年一直在一家公司,的确有些陷入个人的舒适区了,这个社会是充满变动和挑战的,它会激发着我们不由得的做出改变。

目前他的职级能够对标阿里P7,还想努力一把,够一够P8的门槛,同时也把薪资提上去一截,趁着年轻,再多赚点房本钱。

以前大家总说,P9是普通互联网打工人能够摸到的天花板,现在可能得改改了,P8已经成了大多数人遥不可及的一个目标了。低阶职级通货膨胀严重,而高阶职级却紧缩了。

这个表可以简单看下P8级别对应的薪资水准,个人感觉稍微高了一点,不太准,老P8应该行,新P8大概率还摸不到这么高的薪水。

我从朋友A身上看到了很多互联网人的影子,无比真实,在外人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大厂人,其实也有着自己的无奈,大部分人是有着上进心的,总想往前再努力的迈上一迈,看看更好的风景,或者更朴素的,不想被他人落下太多。

前进虽好,但这个过程中我们很累,每个人都是时代里不足为道的一粒沙子,做好自己,知足常乐,活的开心也许到头来更为重要。


你好,我是公子龙,毕业于中科院,前大型计算机竞赛冠军,现大厂工程师,拿过九家大厂的 offer 。


北漂十年,从小白到计算机竞赛冠军,读研时通过实习和比赛收入 50 万,点击蓝字查看我的编程之路


同时,我也是 b 站 up 主:公子龙龙龙,日常分享高质量资料,输出面试、工作经验,欢迎围观。


浏览 31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
评论
图片
表情
推荐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