舵手逍遥子,新船再起航

阑夕

共 2840字,需浏览 6分钟

 · 2023-06-22

作者丨顾见

监制丨阑夕


今年618刷屏的不是天猫交易数据,而是阿里集团最高级别人事变动。


6月20日阿里正式发文,逍遥子张勇卸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兼 CEO 职务,将专职担任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将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CEO,同时继续兼任淘天集团董事长。



蔡崇信外界不算陌生,在阿里创业初期就做出连人带资源梭哈的顶配金融实干家。吴泳铭现在也在VC圈,投过理想汽车、涂鸦智能等偏工业化的优质项目。在六大业务线更加独立的预期下,阿里集团的主要职能已经改变,从具体管业务到创新孵化,的确更需要蔡崇信、吴泳铭这样投资背景的人来接手运作。


6月20日,张勇与蔡崇信、吴泳铭正式启动交接


有一种观点认为,张勇之于阿里,是四平八稳的“守业者”,唯一的光环是“双十一缔造者”,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张勇在任的这近10年时间经历了最为复杂和多变的市场环境,平台监管、经济反垄断、国际局势、美股风险,随便哪一样单拿出来都是足以翻车的事件,但张勇稳稳接住了这个敏感时期的阿里,确保企业继续驶向正确的航道。



01、掌舵阿里,不辱使命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顶级企业的创始人倾向于任用与自己性格相反的“接班人”。性格内敛的比尔·盖茨,选择“社牛”史蒂夫·鲍尔默接班微软;暴脾气、独裁的乔布斯,则把公司托付给了性格温和万事好商量的蒂姆·库克。马云与张勇的交接,也是如出一辙。


与创始人的光芒四射相比,二代“舵手”们往往饱受质疑。毕竟创始人带队时,是公司最具传奇色彩的“从0到1”阶段,而二代“舵手”却要去处理很多隐藏在阴影里的问题。就像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所说:“目前快速成长的公司,就是未来问题成堆的公司。”


性格温和、内敛的张勇在接管淘宝商城时就遇到了类似问题。但从后视镜里看,如果没有天猫,消费者将不得不继续面对乱象丛生的电商生态,“网购大繁荣时代”可能永远不会出现。


好在,张勇不仅扛住内部压力完成天猫的内部孵化,更打造了意义深远的“双11网购狂欢节”。紧随其后,又是张勇把阿里从PC时代带入移动时代,为阿里集团后续的移动化转型升级打下了扎实基础。


现在看来,这些成就好像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但张勇其实是“走钢丝”过来的。彼时中小商家的“十月围城”、团队内部路径依赖对B2C模式产生的抵触情绪,都有可能让天猫胎死腹中。面对移动互联网的不确定性时,稍有不慎就会像诺基亚等商业巨擘一样折戟沉沙。这里面的运筹帷幄和险象丛生,不是当局者很难感同身受。


早些年接受采访时张勇曾提过,自己是个喜欢独处的人。或许正是这种性格,让他成为最适合阿里的“观察者”。事实上,他的确不是那种“喊打喊杀”的一号位,更愿意把精力放在“自观”上。


这一点,在阿里集团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有他这个“定盘星”的存在,阿里在急速膨胀阶段没有变成庞大的“四不像”。从新零售、中台战略,到商业操作系统、数字基建,这些张勇操盘、推动的战略,始终让集团保持着秩序感,坚守着最初的价值观。


2020财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GMV达到1万亿美元。2021财年,阿里巴巴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破10亿。2022财年,阿里巴巴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超13亿,中国市场提前2年实现超过10亿消费者的目标。


某种意义上,规模是增长和利润率的敌人。企业越大,规范和秩序、现代治理变得更加重要,到了这一阶段,企业就更加需要张勇、蒂姆·库克这样的角色来排除风险,稳健前行。



02、心有磐石,航向依旧


有个名为“忒休斯之船”的著名悖论,说的是一艘忒修斯之船在行驶过程中木板逐渐损坏,水手一块一块换上新木板继续航行。那么当这艘船的每一块木板都被替换后,这艘船还是不是当初那艘忒休斯之船?


2016年起,张勇掌舵的阿里巴巴就像是这样一艘忒休斯之船。


这一年,时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马云提出了“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的“五新战略”作为新的发展引擎,此举也意味着,阿里组织内部的复杂性和多样性都在呈指数级增长。


此时的阿里,已从一个电商平台,生长为一个庞大的生态体系——囊括了商业、物流、金融、云计算等多个领域的数字经济体,随着集团的扩张,内部孵化的新业务、外部投资并购的新公司该如何平衡、协同,国内、外监管环境变化,都考验着张勇这位“舵手”的能力。


另一个严峻问题是,外部市场环境也从“恒纪元”来到“乱纪元”。平台监管、经济反垄断、国际局势、美股风险……风云诡谲下,稍有不慎便可能万劫不复。


为了掌舵阿里这艘航母,张勇要同时照顾到线上零售、批发、物流、线下商超、云计算等差异极大的不同业务类型,妥善处理好各方的利益博弈。这意味着,企业掌舵人既要在内部有足够的分量,又要有无限兼容的能力。当然,最关键的是,要确保企业不偏离自己的目的地。



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让张勇愈发不可替代。资历方面不用多说,更难能可贵的是张勇身上的两个特质:


一是张勇性格内敛的同时却具有极强的同理心。他曾把企业比喻成动物园,愿意和不同性格的人结成优势互补的组合。这个特质让阿里各个业务线都拥有了独立的处事风格,能够在各自的赛道游刃有余。

 

二是张勇骨子里有着自己不可动摇的坚持。他曾把自己的管理思想概括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八个字。在他看来,外部的新思想、新工具都可以纳为己用,但骨子里的文化一定是中国的。 


2020年前后,张勇开始尝试放权,推动多元化治理,设置“分管大总裁”,进行多次组织调整,力保阿里稳定前行。可以说,在阿里从电商平台到数字经济平台,从商业公司到技术公司,从大公司到好公司的探索之路上,张勇的“同理心”和“坚持”功不可没。或许正是这两种特质,在诸多不确定性中牢牢守住了阿里巴巴的增速与核心价值观,定住了阿里集团这艘船。



03、新航道,老角色


从张勇过去的表现来看,他更擅长在风浪中操盘成熟期企业的“加速阶段”。


从这个视角看,此时的阿里云像极了当年张勇接手时的那个阿里集团。对内,阿里巴巴的业务已经百分百云端化,阿里云在阿里战略上的“底座”意义与彼时的天猫如出一辙;对外,伴随AI大模型飞速发展为云计算带来的广阔未来,云服务这块蛋糕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甚至有机会“再造一个阿里”。


此时的阿里云虽然继续保持着“中国第一”,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皆虎视眈眈。


得云者得天下,阿里云需要通过独立上市继续向上生长,应对国内、国际市场的挑战。如今,各个互联网巨头都在加大砝码布局AI大模型,云服务市场的巨变一触即发。


正如张勇在公开信中所说,阿里云“正处在向上发展的最关键时期,必须全身心投入。”在他看来,“这次变化不仅对公司、对我个人都是另一个新阶段、新旅程的开始。”此番张勇“All in 阿里云”,从能力、经验、影响力综合来说,都是阿里现阶段的最佳选择。


回头看,张勇掌舵阿里看似波澜不惊的8年,与围棋大师李昌镐的一句话倒是非常相配:“极致的妙手就是看破妙手的诱惑,落下平凡的一子。”


愿他继续用落下“平凡一子”的能力,让阿里云扶摇直上。



浏览 33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
评论
图片
表情
推荐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