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换帅张勇卸任,马云将面临新的时代命题

联商网资讯

共 4069字,需浏览 9分钟

 · 2023-06-22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老刀


6月20日,张勇通过全员信的形式宣布,今年9月10日将卸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
张勇称,阿里云智能集团完全分拆已经启动,正处于向上发展的最关键时期,必须全身心投入。为了适应未来发展规范和要求,其个人不宜再同时担任两家公司董事长与CEO职务。经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同意,将于今年9月10日卸任。
同时,消息还披露,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将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CEO,同时继续兼任淘天集团董事长。

▲张勇今日与蔡崇信、吴泳铭正式启动交接


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巨头之一,阿里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而新任CEO吴泳铭却好似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据悉,吴泳铭是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和合伙人成员。在阿里体系他有着深厚的技术背景,曾担任过B2B、淘宝、支付宝等多个重要业务的首席技术官,构建了相关业务的底层技术架构;带领创建了集团的核心业务阿里妈妈平台,创新孵化了手机淘宝推动了集团的无线化。
阿里认为,他多年来始终跟进全球前沿技术趋势发展,将进一步开阔阿里的技术视野,探索以前沿技术为发展引擎的全新方向。
从履历来看,吴泳铭自2014年9月至2019年9月亦曾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特别助理。而马云正是在2019年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职务,也就是说,从2014年到2019年,吴泳铭是马云的特别助理。
01

张勇已完成了他的时代使命

事实上,张勇的卸任早在今年3月底就已经有了迹象。

今年3月28日,张勇宣布,构建“1+6+N”的组织结构。所谓的“1+6+N”,“1”指的是阿里巴巴集团;“6”指的是集团之下的六大业务集团,包括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菜鸟、国际数字商业、大文娱;“N”则是多家业务公司。
张勇在公开信中提到,要分别建立各业务集团和业务公司的董事会,实行各业务集团和业务公司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负责制,对各自经营结果负总责。但自力更生的同时,也意味着每个集团业务自主决策权大大加强。
淘宝天猫商业集团,包括淘宝、天猫、淘特、淘菜菜、1688.com 等业务,由戴珊担任CEO;本地生活集团包括高德、饿了么等业务,由俞永福担任CEO;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包括Lazada、速卖通、Trendyol、Daraz、Alibaba.com等业务,由蒋凡担任CEO;菜鸟集团由万霖担任CEO;大文娱集团包括优酷、阿里影业等业务,由樊路远担任CEO;云智能集团,包括云、AI、钉钉等业务,由张勇亲自领航并兼任CEO。“N”,则包括盒马、飞猪、平头哥、阿里健康、大润发、银泰、瓴羊等。
当时,有人认为,阿里拆分之后,各大业务板块自主经营,集团对他们的管理和干预会大大减弱,业务板块与集团之间只是设立目标,绩效考核的关系,而张勇自己也“认领”的云智能集团的CEO,以后恐怕要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云业务的具体开展。
从2015年执掌阿里巴巴集团CEO(2019年接任董事局主席)算起,张勇带领阿里的经营管理达八年之久。这八年中,阿里的市值从顶峰开始进入下行通道,张勇面对着互联网世界的巨大挑战,在这八年中,张勇需要应对的最困难的“时不利兮”有三个方面:
第一,以下沉市场为核心土壤的拼多多迅速成长,低价策略、百亿补贴、团购模式让阿里的电商业务备受冲击;
第二,阿里面临反垄断的严厉处罚,松绑“二选一”让阿里让平台上的商家大幅外流,这也导致了老对手京东在平台业务上的崛起,同时极大成就了抖音、快手灯短视频电商的成长。
第三,以美团为代表的本地即时零售的崛起,尤其在生鲜品类上的短平快打法,对传统电商形成巨大的威胁和分流。
所幸的是,在张勇的任期内,阿里开创了直播这一利器,培养了李佳琦这样的带货天王,让阿里在电商业务上得分不少。
有文章将这些年阿里市值蒸发近一半这样的不利结果归咎于为张勇,这显然有失偏颇。张勇带领的阿里是一个进入成熟期的商业王国,在资本市场上,泡沫撇清,撤离高点,市值下降是必然的趋势。而最大的不利更是来自于整个宏观环境对巨头型互联网企业的限制和调控。
02

马云极有可能重新介入一线经营

作为创始人,马云和刘强东都非常敏感,而且可能比自己的CEO更焦虑。
5月11日,徐雷退休,刘强东亲自上手。据称,徐雷坚持京东要走中高端路线,而刘强东认为京东接下来的目标是下沉客户。战略认知方面出现不一致。
而此次张勇的卸任以及最近密集的关于马云的放风,证明这个曾经的互联网大佬正在以某种更为隐秘的形式重归一线。
对于阿里的操盘者来说,张勇的时代正式结束,无论是曾经马云的助理吴泳铭被推到一线还是幕后的马云重新介入,新的时代命题都是——庞大的阿里商业帝国在流量消退的情形下,新的航标该朝向何方?
马云重新介入经营管理的信号这几天正密集被释放出来。
6月20日,有媒体报道,在五月下旬,今年5月下旬,马云召集淘天集团各业务负责人,开了一场小范围内的沟通会。淘天集团 CEO 戴珊,行业发展部三位负责人汪海(花名:七公)、刘鹏(花名:奥文)、刘一曼(花名:一漫),淘宝直播负责人程道放(花名:道放)等均有出席。另据了解,淘天集团 CFO 李博、菜鸟集团 CEO 万霖也参加了该会议。
马云在会上称,阿里过去那些赖以成功的方法论可能已经不适用,应该迅速改掉。他为淘天集团指出了三个方向: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此外,马云认为淘天在组织上应该进一步扁平化。
据多位阿里员工转述,马云认为淘天集团当前面临的竞争局势十分严峻,他以诺基亚和柯达举例,认为一个企业从行业标杆到死亡,半年到一年就足够了,在互联网行业这个速度可能会更快。
当时就有阿里员工称,预计618 结束后,集团将迎来多项管理制度的改革。
5月下旬开的会,一个月之后才被外界报道出来,这显然是阿里集团在有意地向外界释放信息。透露马云召开业务会议,虽然是非正式的交流会,但一旦涉及到业务,性质自然就不一样。这是马云2019年正式宣布退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之后首次召开阿里的业务会,而且一个月之后透露给了外界。
释放的这样的信息无非想暗示一点:创始人马云可能会以某种形式再次进入阿里经营管理的一线,这种形式表面上可能是非正式的,但具有明确的实质意义。
另一方面,在6月15日,阿里巴巴总裁迈克尔·埃文斯(J. Michael Evans)被问及马云的近况时,埃文斯表示,“马云现在对这家公司的关心程度与他刚创立公司时一样,我预计只要阿里巴巴和马云还在,这种情况就会持续下去。”
这句话中,最重要的是“马云现在对这家公司的关心程度与他刚创立公司时一样”。马云对目前阿里的关注已经跟当初创业时一样,这岂不明显意味着强势回归,甚至亲力亲为?作为阿里的总裁,而且从一个陌生的外国人口中说出来,显然是有意为之,既要释放信息,但又不至于引起轩然大波。
03
如何理解“回归淘宝”?

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经过将近20年的狂奔,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世界最大痛点可能就是“不再活跃”。不再活跃更多的是从需求侧或者市场端反应出来的状态:流量没了,新鲜感没了,促销产生的狂欢也冷寂了。这不再是多年前生机勃勃的互联网世界。
拿今年的618来说,6月19日,京东、淘天陆续发布战报,战报里没有一条是核心数据。京东称“增速超预期,再创新的纪录,线上品牌商家参与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线下实体门店参与数量也创新高。”阿里称,超256万名中小商家今年618的成交额超过去年同期。还有118万名中小商家达成了“1万元成交”的小突破,其中6.8万名商家加入淘宝还不到3个月。
对整个互联网世界而言,如何重新让市场活跃起来,需要新的战略,新的思考和新的方向。马云不愧是深刻洞察最底层逻辑的战略大师,他说的“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具有积极的战略导向性意义。
电商是阿里的根基,在淘天两大体系中,淘宝承担着“吸客”的定海神针作用。网友称“万能的淘宝”,意味着在淘宝上能找到你想要的几乎任何一种稀奇古怪的商品。这是其他任何电商所不具备的,而如此庞大丰富的商品体系让淘宝可以保持更强大的“活力”,因为任何消费者想解决生活中的某个麻烦,购买一件哪怕只是“想象中的商品”,第一反应几乎都是“看看淘宝上有没有”。
马云提出回归淘宝,意味着要重视淘宝的吸客能力,重新激发以淘宝为核心的产生的“消费活跃度”。在这一点,跟上文提及的刘强东关注下沉市场是一个道理。
无论TO C端的下沉市场还是TO B端的中小商家,这都是一个数量庞大,但单个规模不大的“长尾”。正因为规模足够庞大,太能带来足够的“活跃”,无论消费还是供给,产生足够的供给与需求关系。
所以,以马云的洞察力,淘宝始终是阿里的“主阵地”。
对于回归用户,意味着为用户创造新的价值,产生新的体验,重新激发用户的参与意愿。比如说,在2016年,淘宝发明了直播带货的新模式,这让电商世界形成了新的工具,产生新的体验,电商在直播带货模式之下又火了几年。那么,下一场围绕用户的体验创新或者交易创新会是什么?
最后回归互联网的本质——持续不断的创新,始终保持对消费者的刺激从而产生新鲜感,产生“新活跃”。
04
阿里很难再“野蛮生长”


5月18日晚,阿里巴巴发布2023财年第四季度(自然年2023年第一季度)及全年业绩(阿里巴巴财年与自然年不同步,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至第二年的3月31日结束)的财报。2023财年阿里巴巴总收入8686.9亿元,同比增长2%;调整后净利润为1413.8亿元,同比增长4%。其中阿里国际商业、菜鸟、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增速依次为29%、18%、17%。除了财务数据外,最引人关注的,就是阿里巴巴正式官宣,阿里云、菜鸟、盒马正式启动上市计划。
在上一财年中,阿里国际零售业务收入增长41%,连续3个季度超出预期。如前所述,在中国国内,电商的流量红利早已见顶,阿里下一阶段战略发展能够对标的企业只有亚马逊,而亚马逊面向的是全球电商,所以,只有国际化在某种意义上才可能“再造一个新阿里”。

6月15日-16日,2023联商网大会在杭州良渚洲际酒店召开,扫码查看大会专题报道。

浏览 52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
评论
图片
表情
推荐
点赞
评论
收藏
分享

手机扫一扫分享

举报